<address id="trd1f"></address>

          <address id="trd1f"></address>
          <sub id="trd1f"></sub>
          <address id="trd1f"></address>
            <form id="trd1f"></form>

            <thead id="trd1f"></thead>
              歡迎訪問浙江雜文界網站首頁,中國作家協會、全國雜文學會聯誼會組委會推介。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主頁 > 文藝資訊 > 書畫江南 > 書法篆刻 >
              楊諤-妙在筆畫之外

              發布來源:admin ??時間:2014年05月26日

              妙在筆畫之外

              ——從蘇軾草書《醉翁亭記》的真偽談起
              楊諤

              三四年前,時任南通市文聯主席的尤世瑋先生有一次跟我談起,當年他在海南插隊時,見當地習書法者,多寫蘇體。當地有不少蘇字碑刻,其中有蘇軾的草書。并說,他家就有一件蘇氏草書長卷拓片,如感興趣,可來家看看。尤家為南通望族,世代書香,詩文書畫傳家,代有杰出者。因為蘇氏草書珍貴,加上我生性不愛串門,尤先生盡管如此說了,幾年過去了仍未登門拜訪,心里卻一直記掛著這件事。
              去年十月的一天,尤先生挾一卷軸而來,我驚喜之余,急忙打開拜觀,是蘇軾草書《醉翁亭記》(圖340—圖342)。從字形上看此卷不太像蘇氏手筆,但有著強烈的清新郁拂、行云流水、放縱蕩逸的“蘇氣”。反復體察,此卷章法布局不加設計,縱手而成。在結字、用筆上,多種姿、意羼合,渾然一體,非常大膽,符合蘇東坡“不師古而長于野戰”(清黃子云語)的做派,真是“咸酸雜眾好,中有至味永”。(蘇軾《送參寥師》)此卷有“二王”、李世民、張旭、顏真卿、懷素、李北海、黃庭堅、米芾甚至后世傅山、王鐸、陳獻章諸家的某些特征。不但承前,而且啟后,這是真正大師經典之作的特質。總而言之,此作文氣特濃,既清且奇。如龍騰云海,任情使性,意氣所到,一揮而就。連綿與頓挫相間,激情與理性相參。書法史上,還能找得出幾個如此的草書大家?如是故,此作作者,非東坡而何?
              在尤世瑋先生的鼓動下,我細細地拍了照。尤先生還告訴我,他曾把此卷給華人德與黃惇兩位先生看過,兩位先生均題了跋,認為彌足珍貴,但均未斷言真偽。華、黃兩位先生為學界名人,不輕言真偽,想來也在情理之中。
              最近兩個月來,業余時間,我都沉浸在蘇軾的世界里,草書《醉翁亭記》就是一根緊緊拴住我的紅線。
              人們判定一件書作的真偽,喜歡在字的外形上做文章,或在文句、寫作時間、流傳環節方面下工夫。但我認為,這對別人也許可以,對于蘇東坡好像不太合適。對于這樣一位大天才,你根本無法預料他會做出些什么“出格”的事來。比如說對于蘇東坡身份的界定,你說他是書法家?詩人?散文家?畫家?思想家?道德家?還是老農?工程師?釀酒師?嗜酒者?瑜伽修煉者?佛教徒?還是慈悲的法官?百姓的父母官?皇帝的“秘書”?一個易交的朋友?他每一個角色都做得出色,但每一個角色都不是他的唯一。以書法而言,他的作品縱手而成的章法,郁郁芊芊的文氣,自由自在的快樂情狀,燭照天地并遨游其間的精神,著手成春的新意,對一些小細節滿不在乎以及靈活幽默的處置方式,人們都無法進行自然的模仿,無法模仿到自然境界。“沖口出常言,法度去前軌。”(蘇軾《詩頌》)這是其最好的自述。
              蘇軾書《醉翁亭記》有楷、草兩種。對楷書碑真實性的認定歷來沒有異議。草書碑在文字內容上多處與歐陽修的原文有出入,與楷書碑也時有不同。比如說第五行“蔚然”寫成了“郁然”,楷書碑中則為“蔚然”。第二十四行“若夫”寫成了“若非夫”,楷書碑則無此錯。第四十四行“陳”字下少了一個“者”字,楷書碑中則不少。第四十八行“喧嘩”寫成了“驩譁”(驩同“歡”,嘩同“譁”)。第五十八行,“聲”字寫成了“禽”字,且這個“禽”字的草法也欠妥。第七十一行“歐陽修”寫成了“歐陽公”。楷書碑的標題是“醉翁亭記”,草書碑是“歐陽永叔醉翁亭記”。另外,文中的“水落而石出”,在楷書碑與草書碑中均寫成了“水清而石出”。
              此作還有多個地方草法欠妥,如第十行的“釀”字,第十二行、第四十行的“臨”字,第十八行的“最”字,第十九行的“號”字,第二十七行的“朝”字,第二十八行的“佳”字等。大概是由于書寫時激情洋溢,“作詩火急追亡逋,清景一失后難摹”。(蘇軾《臘月游孤山》)所以有的字的草法就難免“失控”,有的筆畫已寫下了,才發現情感的大潮涌過了頭,但他不想重來,也不涂改,于是或靈機一動將錯就錯,或以游戲的心態畫出了這些字的大概,有的則干脆順其氣勢,“亂草一氣”,如第二十九行的“繁”字,第三十行的“潔”字,第四十四行的“醉”字等。
              以上這些或許可視之為“失誤”,但作為藝術,這些又能在根本上說明什么呢?“今俗子喜譏評東坡,彼蓋用翰墨侍書之繩墨尺度,是豈知法之意哉?余謂東坡書,學問文章之氣,郁郁芊芊,發于筆墨之間,此所以他人終莫能及爾。”“《蘭亭》雖真行書之宗,然不必一筆一畫為準,譬如周公、孔子不能無小過,過而不害其聰明睿圣,所以為圣人。”(均為黃庭堅語,見《歷代書法論文選》)這是黃庭堅的知音之言,也是那個時代尚意創新藝術思潮發表的聲明。
              如果說以上“問題”還能給人以“商量”的余地的話,那么以下幾例則是誰也無法否認的“天工”式的“獨創”,它們散發著無窮的清新的魅力。此作中有些字的筆畫或被合并,或被簡省,或被借代,或順序完全顛倒打亂,但卻合情合理合法。如第九行的“出”字,第二十四行的“林”字,第二十六行的“晦”字,第三十二行的“四”字,第三十五行的“于途”兩字,第三十六行的“樹”字,第四十七行的“籌”字,第四十九行的“蒼”字,第五十行的“白”字、“乎”字,第五十七行的“鳴”字等。東坡草書與黃庭堅的草書在意趣、意氣上不同,黃庭堅盡管也風貌獨特,時出新意,但終究擺脫不了漢字本身的形態規則,而東坡則不同,漢字仍是漢字,但意氣已超脫形骸,仿佛要脫紙飛升而去。這在草書史上除東坡外,惟張旭能做到,懷素則時或近之。
              偽者最大的特點就是因為亦步亦趨的模仿,因而作品不可能有自然之氣。下筆猶豫、拖沓、不干練,這是通病,更不要說行列之間氣勢的酣暢淋漓、通篇脈絡的渾然一體以及出神入化、新意迭出的大膽創造了。真者神旺氣足姿態自然,偽者則相反,行家通過“望氣”來判定作品真偽,就是基于這個規律,其余枝枝節節,似乎可以不必太在意的。這既是判斷真偽的試金石,也是判斷藝術作品優劣的一個重要標準。草書意多于法,意到氣到,最為重要。基于此作韻味與蘇軾其他書作相近相通,通篇氣勢跳蕩而又連貫,奇姿百出但又合情合理,多處與原文有誤但文句仍基本能通等現象推出,此作應該是蘇軾之真品,因為只有他才有這樣大的才情、膽魄和灑脫的心態。
              據目前看到的資料,有專家考證此作為流傳有序的真品,卻一直秘而不宣,直到明隆慶五年(1571),方才面世被勒石于鄢陵,但原碑已佚。清康熙三十一年(1692)又重新勒石于新鄭。今存鄭州市博物館。認為此作是偽作的理由,主要是因為此作書風不類其一貫書風,尤其是不類其行書的書風。其實對于東坡這樣的人,是“不必概以純詣律之”的(劉熙載語)。東坡在《和子由論書》中說:“貌妍容有顰,璧美何妨橢。端莊雜流麗,剛健含婀娜。”表明他喜歡把多種書美風格和諧地統一在一起。其在談及草書學習時順便評價自己說:“吾書雖不甚佳,然自出新意,不踐古人,是一快也。”因此,新意與新樣,不但不能成為認定東坡草書偽作的依據,反而應視為是其精彩之作的特質。黃庭堅在當時就批評人們學荊公書是“橫風疾雨”,而學東坡書則只知道“臥筆取妍”。以一個通常的現象為依據來否定“非常現象”出現的可能,這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人心服口服的。從書風的獨特性來看,此作在草書史上是唯一的,此前沒有,此后直至今天也沒有再出現過,甚至與之較為接近的都沒有,這同王羲之的《蘭亭序》至今也是唯一的一樣。
              黃庭堅是“蘇門四學士”之一,書法史上同被列入“宋四家”,文學史上以“蘇黃”并稱。他對蘇東坡書法的描述正好十分契合此作:“東坡道人少日學《蘭亭》,故其書姿媚似徐季海,至酒酣放浪,意忘工拙,字特瘦勁,乃似柳誠懸。中歲喜學顏魯公、楊風子書,其合處不減李北海。至于筆圜而韻勝,挾以文章妙天下,忠義貫日月之氣,本朝善書自當推為第一。百年后,必有知余此論者。”“蘇翰林用宣城諸葛齊鋒筆作字,疏疏密密,隨意緩急,而字間妍媚百出。”在黃庭堅的記憶中,柳誠懸的字又是如何的呢?“柳公權《謝紫絲趿鞋帖》,筆勢往來如用鐵絲糾纏,誠得古人用筆意。”
              夠了,據此大致可以知道蘇東坡醉后草書的字形特征了:字特瘦勁,如鐵絲糾纏,且疏疏密密,隨意緩急,妍媚百出。據蘇軾多次自述,其作草書,往往在酒后,此也正合黃庭堅“至酒酣放浪、意忘工拙”之說。蘇東坡的草書《醉翁亭記》,其主要特征即類此,請看此作中的以下字組:“壑尤”、“瑯耶”、“路轉”、“臨于泉”、“號曰醉翁”、從第二十一行的“酒在乎山水之間也”開始至第三十行“高潔水清”共十行,大略均如此。還有“而歸四時之景不同”以及從第四十一行的“深而魚肥”到第五十行的“白發頹然乎”共十行,再有“散亂”兩字等,哪一處不是以瘦動、繚繞為特征,而且妍媚之態、之氣,出沒于字里行間?另外,此作中繞“8”字的用筆特點,也與他的其他草書用筆情致完全一樣。對于如此結字用筆,東坡曾自述說:“把筆無定法,要使虛而寬。歐陽文忠公謂余,當使指運而腕不知,此語最妙。方其運也,左右前后,卻不免攲側,及其定也,上下如引繩,此之謂筆正。柳誠懸之言良是。”請注意其中的“上下如引繩”以及“柳誠懸之言良是”等語,完全可以與黃庭堅的描述相互印證著來讀。
              以上講的是此作中的草書。東坡作書,在行草中喜夾雜楷書,或以楷書筆意作行書,此作亦不例外。黃庭堅講蘇東坡:“晚喜李北海書,其豪勁多似之。”蘇東坡也自言歐陽叔弼說他的字“子書大似李北海。予亦自覺其如此。”此作中的標題“歐陽永叔醉翁亭記”以及最后的題款部分的行書,確實均具北海豪勁之意。至于“季”、“字”、“年”等字,則與他的一些行書作品中的寫法、形神如出一轍。另外,米芾《海岳名言》中有一段話,說的是皇帝問本朝幾位以書名世者各自的特點,米芾回答說:“蔡京不得筆,蔡卞得筆而乏逸韻,蔡襄勒字,沈遼排字,黃庭堅描字,蘇軾畫字。”然后又說自己是“刷字”。在臨寫東坡此作時,尤其是寫到那些連綿繚繞的草書時,確實有一種強烈的類于畫“游絲描”的感覺。
              我一向認為,書畫真偽的判定,完全依賴文獻記載來推定,是一種很被動的做法。原因有二:一是聰明的作偽者也可研究文獻,你需要的要素他可以一一完備;二是高明的藝術家,往往有不可思議之舉動,變動猶鬼神,你怎好以框框來衡定他?何況高明的草書家,要想突然改變一下自己字的外形特征不是件很難的事。有意識的拉長與壓扁、疏密強調程度的不同、筆提按幅度的不同、運筆時調動心律的不同、行筆速度不同甚至所用筆的特性的差異等,都可以讓字形產生較大的變化,所不能改變的,是作品中滲透著的書家個人的精神氣質。黃庭堅想必也是反對那些“本本主義”者的,不然他不會說:“蓄書者能以韻觀之,當得仿佛。”
              蘇東坡十分推崇的唐代詩人司空圖,在其名著《二十四詩品》中論詩主張詩歌要有韻味。韻即詩歌從語言、韻律到節奏等的藝術形式。書法的韻主要靠“感悟”獲取,視覺上得到的,只是提供給欣賞者感悟的一些外在依據。韻是藝術作品實現質變與升華的基礎。由韻而產生的“味”,需要想象的加入。韻味、韻外之致、味外之旨是藝術作品中最高最終的目標。蘇東坡在《書黃子思詩集后》說:“予嘗論書,以謂鐘王之跡,蕭散簡遠,妙在筆畫之外……唐末司空圖……論詩曰:梅止于酸,鹽止于咸,飲食不可無鹽梅,而其美常在咸酸之外。……信乎表圣之言,美在咸酸之外,可以一唱三嘆也。”劉熙載《藝概·書概》說:“司空表圣之《二十四詩品》,其有益于書也,過于庾子慎之《書品》。蓋庾《品》只為古人標次第,司空《品》足為一己陶胸次也。此惟深于書而不狃于書者知之。”他還說:“學書通于學仙,煉神最上,煉氣次之,煉形又次之。”書法,亦是以抒情陶冶胸次為目的的。蘇東坡草書《醉翁亭記》即此典范。其當時寫作的情景,可能是這樣的:元祐六年十一月的一天,老友劉季孫遠道來訪,觥籌交錯、酒酣耳熱之際,季孫提出了再書《醉翁亭記》的請求。就在不久前,東坡已應滁州守王詔之請,寫了楷書《醉翁亭記》。此記是東坡的老師歐陽修的千古絕調,他一向很喜歡,當然更敬佩歐陽公的為人。當年東坡剛中進士,歐陽修作為主考官、一代文宗,對旁邊的人說:“讀蘇東坡的來信,不知為何,我竟喜極汗下。老夫當退讓此人,使之出人頭地。”歐陽公此語一出,震動了京城。前一段時間,才高八斗又口無遮攔的東坡在朝廷上的復出,頗礙了一些人的手腳,所以有些人如影隨身般地對他“蚊叮蟲咬”不斷。東坡于世事于自己早有覺悟,所以一再上書乞求外放。如今,雖然付出了一些代價,但不管如何,終于如愿以償,逃脫了“盲人夜半臨深池”一般的危險境地,乞得潁州為守。老師歐陽修也曾在此為守多年,是天緣巧合,還是上天故意安排,且不去管它,反正這些高興的事全湊到了一塊,已足以讓無多少奢求的東坡樂不可支、百感交集了。歐陽修的《醉翁亭記》紆余委備、余音繞梁、一唱三嘆的韻致,清新歡快中綽約著的孤寂與失落,已不知多少次感動了東坡那顆多愁善感的心。一時間,他書興勃發,靈感倏來,他覺得唯有草書,唯有以一種全新的書風才能表達他此時復雜的感受。恍惚間,歷代草書大家的影子迅集于他的眼前:有王羲之、王獻之、李世民、張旭、顏真卿、懷素、李北海、柳公權、楊風子,甚至還有自己的弟子輩如黃庭堅、米芾等,他們的書法杰作如銅鐵鉛錫,一齊傾倒入東坡由堅質浩氣、高韻深情構成的熔爐,此時的東坡焉能不解衣盤礴?
              不揮不快啊!
              此作草、行相間,草占絕大多數,行時或間之。行書多奇崛之筆,時而如華岳,壁立千仞;時而如散仙,酒后橫陳;時而如古松,虬枝矯健。草書則時而如花港觀魚,圓荷瀉露;時而如風吹長藤,舞姿妙曼;時而如天馬脫羈,隨意奔騰;時而如驚蛇入草,倏忽間便只留下閃電般的幻影。書作意境,合華嚴高境“靜故了群動,空故納萬境。”(蘇軾《送參寥師》)與生命的沖動逍遙“興來一揮百紙盡,駿馬倏忽踏九州。”(蘇軾《石蒼舒醉墨堂記》)于一體。東坡的行書作品,通常表現出的是一種寧靜、安閑、超脫與馥郁的文氣;他的楷書作品則如泰山巍峨、壯麗、雄樸。他的其他草書作品如馮延巳《偈金門》詞“風乍起”、《梅花詩帖》以及他的自書詞《念奴嬌·赤壁懷古》等,在豐富性、新穎性、多變性、信息包容量等方面,都無法與此作相比。此件草書既清新自然又傲岸磅礴,其所表現出來的多姿多彩的美,浩瀚如海。尤其是此作的率意天成、氣韻豐沛以及結字上的新、奇、瘦、勁、纏,多呈別構,當是東坡那顆遍嘗人生滋味后的偉大心靈借草書藝術所發的一聲慷慨蒼涼的長嘯。
              董其昌《畫禪室隨筆》云:“書家以豪逸有氣、能自結撰為極則。”蘇軾此作完全當得起此論。劉熙載曾在《藝概·書概》中感嘆道:“東坡詩如華嚴法界,文如萬斛泉源,惟書亦頗得此意,即行書《醉翁亭記》便可見之。”他說的行書《醉翁亭記》就是本文所論之草書《醉翁亭記》。因此作中多處雜有行書,書首書尾均為行書,而且劉氏又有“若行,固草之屬也”之論(劉熙載《藝概·書概》),所以劉氏視此作為行書。行文至此,又讓人想起蘇東坡在《游松風亭》一文中的一段話:“此間有什么歇不得處,由是如掛鉤之魚,忽得解脫。”蘇東坡在此作筆墨間也時時透露出那種豁達、豪放與超然的人生觀。這種積極的豁達、豪放與超然,是他對生命的禮贊,是他對生命所渴求的自由與多彩的審美表達。

              蘇軾草書《醉翁亭記》局部(一)

              蘇軾草書《醉翁亭記》局部(二)

              蘇軾草書《醉翁亭記》局部(三)


              ?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
              鼎鼎彩票 3559yy.com | www.339189.com | 316i.cc | www.36360.cc | www.673888s.com | www.202417.com | df8ll.com | www.9b008.com | www.370837.com | nnn3405.com | www.32666e.com | www.71233d.com | 3522e.cc | 9420v.com | www.a1a111.cc | www.js57788.com | 02365.cc | p9602.com | www.hj809.com | www.64700.com | 5448099.com | www.mgm512.com | www.668742.com | 2018385188.com | www.05899.com | www.596608.com | 566777c.com | www.4972o.com | www.96386u.com | 60114.net | www.win1232.com | 1389kk.com | www.2846m.com | www.8499u.com | yun666.com | www.1688hg.com | www.hm6655.com | ib738.com | www.4996jn.com | 58222b.com | 5099aa.com | www.88325o.com | 3552d.com | www.sun235.com | www.3126f.com | 6146s.com | www.8473h.com | www.286276.com | 316690.com | www.766885.com | 4997p.com | www.hqr66.com | www.50052t.com | 1005rv.com | www.pj5757.com | www.901375.com | 5556944.com | www.f948f.com | 80368vv.com | dzj.am | www.644103.com | 49249208.com | www.xm9900.com | 3939688.com | www.91684.com | www.925771.com | 7202004.com | www.u2894.com | 80892k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