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trd1f"></address>

          <address id="trd1f"></address>
          <sub id="trd1f"></sub>
          <address id="trd1f"></address>
            <form id="trd1f"></form>

            <thead id="trd1f"></thead>
              歡迎訪問浙江雜文界網站首頁,中國作家協會、全國雜文學會聯誼會組委會推介。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主頁 > 文藝資訊 > 資訊播報 >
              王連飛--富春江三日(2017“綠水青山杯”全國隨筆、雜文大賽,征稿選登)

              發布來源:盛世傳媒客服 ??時間:2017年09月01日

              浙江原本是一條大江。自專司省名后,它的作為江名或地域旅游載體,便由上游新安江、中游富春江、下游錢塘江所代替了。我們這次由文化館組織的采風活動就在它的中游富春江。

              富春江110公里流經建德、桐廬、富陽三縣市,而在這三縣市境內的江流又分別稱建德江、桐廬江、富陽江。我們的采風活動就在這三條江流經的地方而展開的。

              三月春深,鶯飛草長,百花正鬧。惠風和醉。江水若藍,山色碧黛。正如宋朝詞人王觀卜算子所唱:“水是眼波橫,山是眉峰聚。欲問行人去那邊,眉眼盈盈處。……若到江南趕上春,千萬和春住。”我們這三日正好趕上了富春江的春天。在眉眼盈盈的富春江,沐浴她的山水,悅讀她的人文,體驗她的風情,的確春風駘蕩。

              我們和春住富春江三日。這當然不是當年劉白羽先生的“長江三日”。他高秋中所呈現的是“朝辭白帝,千里江陵,輕舟過萬重山”,激流澎湃,一瀉千里,飛越驚濤駭浪的長江三峽的氣勢。而是我們則于江南,車舟并用,水陸兼行,水上皮筏、畫舫從容;陸上大巴豪車,輕快悠游,一派悠哉游哉。江水微瀾,盤纏廻環,流光波影,領略的是富春江的和春圖。

              富春江是一段最富美的浙江。有“天下佳山水,古今推富春”之譽。“一折青山一扇屏,一灣碧水一條琴”。富春江自春秋以來,就有許多文人雅士來此依山面江,吟詩賦文,臨書摹畫。使富春江承載著一江的詩文,一江的書畫,一江的名流故事,令人美不勝收。

              因此僅憑短暫的三日,遠遠量不著這永遠的富春江。青春旅行社安排的這條路線,讓我們走讀速覽了桐廬的“印象富春江”與“鄉村外婆家”,建德的“七里揚帆”與富陽的“深奧古村落”及龍門古鎮。盡管這是一種定額觀光,不能飽嘗。但還能讀到了“江邊三月草萋萋,綠樹蒼煙望欲迷。細雨孤帆春睡起,青山兩岸畫眉啼”的富春圖景。

              三月十二日

              這天,是一夜春雨剛歇。地上印著水斑,山頂擼著云絲,與扣著霧帽。我們坐春秋旅行社大巴,從甌江口北陲出發,沿諸永高速直驅富春江的桐廬。中途在松陽服務區進午餐。這時天上的云早揭收而去。陽光朗朗,放下些許辣味來,心情也豁然朗達。大巴也歡奔起來。轉入蘭溪,沿富春江南岸一條支流--蘭江快速行駛。車窗外的山越來越小巧玲瓏,越來越文善溫慈,越來越平展而錯落。一丘丘點播江的兩岸。妥妥貼貼的山丘,有的像“餃子”,有的像月牙,有的 像簸箕,有的像豆莢,有的像紅菱,有的像高髻青螺。一個個,一串串地排列著,穿插著,沒有多一個,也沒有少一垛,恰如其分,燦若繁星。而山丘上茂林修竹,綠蔭紛披,江風吹去,逍遙翻翻,盡是愜意。

              小青螺的丘山,好像為富春江人而大化設立的。各色各態的小丘山,都有一個小坳小岙,正好育養一座村莊。農家的房舍,琉璃碧瓦紅磚,或黛瓦紅磚青磚,閣樓別墅懷抱其中。遠勝摩詰居士終南山別業。沿公路兩邊長著長壩式的“云南黃馨藤墻”,延伸得望不到邊界。那小黃花盞盞盛開得金燦燦,點金一般,扎入車窗,特別耀眼,似乎還跟進一股郁郁香味。

              江水也越來越豐,越來越寬,越來越明亮了。在午后陽光溫熱蒸蔚下,在丘山和村村層樓別墅的簇擁中,越發清碧秀逸,越發悠悠長長,而情思蘊藉。

              下午一時許,我們就在這一路蘭江伴行下,抵達桐廬江。

              大巴在一個碼頭歇下。我們下來一看,“印象富春江”五個大字撲面而來。又說這是“富春江第一漂”。我懷疑這么一個點能“印象”整條富春江?又望去江面,紙平紙平的,還有漂流?我們過一個欄柵檢票處,當地導游帶我們到一處皮筏艇泊埠點。那里有10多艘皮艇。緩緩地駁坎上堆著許多救生衣,黃橙橙的一大堆。掌舵艄公要求我們穿好救生衣,方能上筏。我們很快穿好,分乘三艘皮筏。我與老趙順龍先生緩慢一些就與六位樂清美才女坐“富春江十六號”。其他兩艘已在江中央了。他們看到我們“十六號”,就對著老趙吶喊:“老來青”。老趙回應:“不必眼紅,就這么一會兒。”大家哈哈大笑,并急急手拍起來,電子光在水花中亂闖。“呼--。”我們“十六號”一個飛箭躍上前去。沖到他們皮艇前面去了。幾束調皮浪花跳上筏沿,拍拍我們的臉額和腰肢。我和老趙坐在前頭。“嗬嗬。”“大家要抓牢鎖舷繩啊!”“抓牢。”只聽見才女們驚呼里陣陣笑聲。他們兩艘又追上來了,直沖到我們“十六號”前面去了。但“十六號”也不示弱,舵工腳一踩,又追上他們,同時還“故意”把舵左右轉動,皮筏就左轉右旋,而他們兩艇同樣與我們兜圈圈。江水蕩蕩,浪脊舉舉,江風也開始獵獵。浪隨之跳跳,皮筏簸簸。這時又出現另一艘舵工獨人的皮艇。他開足馬力在我們前邊,左右耕犁,擊起一陣陣浪花,夾起一道道排浪。這是為我們鼓動么?或應是“印象”中的一個節目?單人艇劈波斬浪,雖沒有“玉城雪嶺際天而來”,也沒有“乘騎弄旗標槍舞刀于水面者”的場面,但他獨駕所翻出的排浪,還是能給我們的皮筏“搶浪”造出一些效果來。把富春江的春水春波春浪,點點滴滴灑在我們的發上、貼在我們額上、親在我們臉上、泊在我們腰上。“嗬嗬……涼爽涼爽嗬--。”三艇靠近齊齊斗起浪來。不斷互相手拍。穿著金紅黃橙橙救生衣的我們坐在皮筏上,在浪里上下浮動,就像富春江上盛開的三朵金紅金紅的子球花。

              不一會兒,皮筏到達一個船塢浮動碼頭,下了皮艇脫下救生衣,又上“富春江十二號”畫舫。這只船載體較高大。船頂篷是歇山頂明清式的亭榭造型。有二層樓房式的,可容二百多人。很平穩。船早早在航行了,卻沒有什么感覺。舷邊窗幾凈明,透過窗戶,兩岸青山綠樹溪流澗水,緩緩拉過。但我有點不滿足,跑到二樓觀景臺上去,用手拍對著兩岸碧綠丘山猛拍,不顧手機辛苦不辛苦,就任性手拍。這時,有一位搭船的女生在輕輕哼著:“輕輕楊柳風,悠悠桃花水,小船兒飄來了俊俏的阿妹。……”是楊鈺瑩的《山含情水含笑》,好像這女生真能觸景生歌。導游說,“大家快點上岸,桐君山到了,我們的大巴已在那邊等了。”這時我才看到畫舫已靠岸了。趕緊跟著大家上岸。

              踏上臺階緩步上登。桐君山不高,約50-60米。她是連體著后邊的群山。從船上看,她就像圓桶形糧屯栽插在江水里。“桐”應了“桶”。據導游說,桐君山,古時候有兩棵桐樹,遠望如廬舍。《嚴州府志》載:“上古桐君,不知何許人。采藥求道止于桐廬縣東隈桐樹下。其桐枝柯偃蓋蔭蔽數畝,遠望如廬舍。或問其姓。則指桐以示之。因名其人為桐君。”桐君山也因之。而桐廬縣名亦也應之。桐君還是上古時藥學家,黃帝的臣子,擅長本草。陶弘景《本草經集注》序:……至于桐雷,乃著在于編簡。此書應與《素問》同類。因此,這位桐君老人被稱為中國的中藥鼻祖。山灣處有兩棵桐樹。山頂桐君祠建于北宋元豐年間。有許多名人的對聯。我正在默讀:“山中百藥當年錄,砌下雙桐舊日蓀。”可是導游在催促上車去“外婆家”。我只好匆匆瀏覽了一下。就上大巴車了。

              下午4時許,我們到了“外婆家”。這是一個富春江支流天目溪中的一個小山彎彎坳。一條小溪不流不干,兩邊蓋了50多座仿古建筑。這是桐廬人的聰明,把富春江江水用得溜溜地轉。讓我們還醉著富春江的魅力之際,迷入這個“外婆家”。我們走過一座小拱橋,一位“外婆抱著一個孩子”的塑像就坐在旁邊,其臉上尚展現外婆特有的那種慈祥。顯然這山彎沒有原住的民房,因為沒有梯田和山地。就是這些仿古小屋。我們在這些小屋里轉悠。老趙是對聯專家,他說這些小屋楹聯的確不能恭維。我也讀了幾副,覺得平仄押韻不合律。即使是隱對,一句對,或流水對,也不像啊。或是什么現代式的吧,仍不合規。或怪自己落伍背時吧,不會對聯吧。原路回轉“外婆抱孫”處,看到其背景一個大南瓜,黃黃澄澄的,似乎吊起我們小時的農家田園味道。我與老趙在此合影。我們遞出手機,請照相室的一位中年婦女幫忙一下。而她說,“用我的相機拍吧,免費的,只需10分鐘就洗出來的。”免費?我們遲疑。她說,“拍照費已在門票里面了。”呵。我們拍了照。站在店前等。一會兒,店家說,“人客,照片有了,效果很好的。但要20元。”啊,不是免費的么?剛才指的是一個人拍的,現在你們合影的啊。”老趙說:“算了吧,給她們。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真是的。我們好像貪小便宜而上了當。”但想想也是,她們開個店不賺點,她們癲了么。正在想著。她們又要老趙一人拍的照片付費。老趙正想說什么。她們對著老趙就說,“我們今天沒有什么生意,就贈我們20塊吧。”頓時,我心里好像掠過一絲酸楚。而老趙慌忙說:“好哪好哪,我也給你們20塊。”我們取了照片,只說照片背景這個大南瓜有意思。

              天色開始暗淡下來。我們沿原溪上公路步行,去看“紅燈籠度假村”。導游說去體驗跳竹竿舞,看歌舞表演。傍晚的溪山早早夜色濃濃了,但度假村燈光燦爛,光柱繚亂。我們踏著燈光朦朦憧憧走了一會兒,沒等到篝火晚會,竹竿跳舞,路過一片廣場,遠遠望了望,那座舞臺上,一片音樂聲中,歌舞演員正在演出,感觀上自然不會比擬央視春晚。“不早了,不早了。”該進晚餐了。我們上車向桐廬市郊一家農家樂趕去。

              其實“外婆家”是在桐廬江北岸。新桐廬市區在江的南岸。大巴過桐廬大橋時,那夜景堪比上海外灘。滿江滿岸燈光閃爍。江面上幾多畫舫和市區的燈光輝相照映,桐廬江流光溢彩。前面的桐廬市高大建筑群,幾乎是另一個上海浦東的陸家嘴。我們想多望一眼,但大巴師傅是按他職能行事的。很快進入市區,店鋪超市、金融電信大廈摩空摘星,街燈齊放,一片火樹銀花。街道寬闊,秩序井然,大巴很快到達一家農家樂。我們草就了這頓晚餐,就轉到市中心的東方茂開元名都大酒店住下。我和老趙不約而同點贊這賓館在我們經歷中是最豪華了。大廳堂高大氣派,多座電梯寬敞而且很智能。房間設施設備齊全,設計新穎別致,十分舒適。

              放好了行李。我對老趙說要買一件襯衣換換。他也說要買。我們從酒店轉右邊大街走去。華燈五彩繽紛不在話下。走了很長一段路,就是看不到一家服裝店。大街兩邊多是金融保險航空行業店家,更多的卻是,足浴推拿健身會所俱樂部。燈光五彩斑斕,光怪陸離。一片浪漫燈光海洋。殷殷放射出一縷縷誘人的“春水眼波”。一天行程千多里,車船兼程,對我們不無吃力了。找不到服裝,就作罷。

              我們畢竟上年歲了,一時還沒入睡。老趙在念叨明天能不能去嚴子陵釣臺,這是桐廬招牌景點。他說幾年前在全國征聯中獲獎的對聯就在釣臺那邊,看看刻上去是什么樣子。他這一說便觸動我有兩點:釣臺與對聯。

              對嚴子陵垂釣事跡,我最早是從當年毛澤東主席回贈柳亞子先生的詩里得到的。這是柳亞子先生有曾呈感事毛主席一首詩有:“安得南征馳捷報,分湖便是子陵灘。”怨言毛主席像漢劉秀忘記嚴子陵那樣,把他給忘了而沒重用他,他惱著要回鄰近富春江的吳江黎里去學嚴子陵隱居去。毛主席當即勸說:“莫道昆明池水淺,觀魚勝過富春江。”使這位元老留下來。

              2012年1月份,文友董聯軍來我處說“桐廬萬強生態農莊要向全國征聯12副。”他叫我參加,我說全國高手如林,我輩不敢冒然。聯軍老弟一再慫恿說沒關系,試試看,永不試也白白浪費過去了。那我們一起來吧。這樣我與聯軍合作了一副:“一圖千勝富春山居聞花香鳥語,百世萬強生態農莊賞柳綠桃紅。”結果還算湊巧,被評在第11副。寄來證書和免費富春江游的門票。老趙說,我們明天對領導和導游說說吧。

              老趙已睡了。我借著案頭閱讀燈光,偷偷翻閱桐廬的一些史料。歷史上李白、白居易、杜牧、蘇軾、李清照都對富春江嚴子陵釣臺留下華章。北宋范仲淹主知嚴州時,在《嚴先生祠堂記》中,在《蠱》之“上九”,眾方有為,而獨“不事王侯,高尚其事”,先生以之。在《屯》之“初九”,陽德方亨,而能“以貴下賤,大得民也”,光武以之。蓋先生之心,出乎日月之上;光武之器,包乎天地之外。微先生不能成光武之大,微光武豈能遂先生之高哉?歌嘆:“云山蒼蒼,江水泱泱;先生之風,山高水長。”同時,他還寫下膾炙人口的《瀟灑桐廬郡十詠》。范仲淹這十首瀟灑詠詩,說是瀟灑,其實是他在主事桐廬時,好像埋怨朝廷把他放逐在這樣一個山溪阻塞遠離京城的地方,頗感失意。日日面青山,“使君無一事,心共白云空,公余午睡濃,人生安樂處。全家長道情,不聞歌舞事,繞舍石泉聲。”范公瀟灑是瀟灑的灑脫了。醉翁之意不在詩,在于富春江山水之間矣。眼前桐廬人把范公這瀟灑十詠取其每詠首句“瀟灑桐廬”作為宣揚桐廬歷史演變和新時代的瀟灑。大名鼎鼎國畫畫家葉淺予先生是桐廬的一個驕傲。他有“瀟灑”四段婚姻。可以說是桐廬瀟灑么。看起來有點浪漫,但仔細瞧瞧,卻是葉先生生活中的無奈。都是清婉凄美。若瀟灑桐廬有一定,那是不是那條KTV會所俱樂部大街么?桐廬人智慧建設這么一條大街,讓四面八方旅人在此“瀟灑走一回”。

              夜深了。我朦朦而睡。

              三月十三日

              8時,我們準時上大巴。要趕上建德那邊的游輪,游讀今天的課目。昨夜又下過一場雨。地面有些積水。天空還不時飄下雨星,其間貫著涼風。人全部到齊了。大巴就向上游建德方向輕騎奔跑。道路兩旁青綠碧黛,桃梅竹柳揭幕而過。只有山頂上的云霧亦步亦趨,形影相隨。過了近兩個小時,大巴在一個碼頭停下。一看是“七里揚帆”。雨腳小下去了,風卻有點加上來。點點冷嗖嗖的,空氣像被過濾了似的。那種清潔透明的勁兒,就想一口把它一飲而盡。“建德江十二號”畫舫早早在等了。我們魚貫上船。這畫舫好像比昨天在桐廬江的要大一些。也是二層樓的。今天的水路比昨天的長。今天江水比昨天的還要碧藍。可能是上游吧,更可能是被夜里雨水洗過的吧。江風獵獵,波浪上輕卷上花兒。但船沒有一點顛簸,如履平地。

              江的右岸是群山。沿岸次第,羅漢而坐,山林茂密。山垅山崗之間的澗水揚揚灑灑,時不時拋出幾縧潔白瀑布,把青山鑲嵌得多姿多彩。江的左岸是建德古梅城。其置縣于三國吳黃武四年(公元205年)。遠遠望去,一條沿江大壩,這便是梅城大壩,也是古城墻。它沿江臨水而筑,就像從水中沐浴而出一樣。“梁山水寨”在宋景佑二年(公元1035年)之前,該大壩城墻均為竹籬笆墻。此年大詩人梅堯臣任縣令,開始改為土城墻,他任職五年重修成功,還以“興墻歌”記之。明嘉靖年間才用磚石重修,開挖護城河。工程達近二十年。呈現在眼前這條建德臨水古城墻是明代修建的,而在改革時期再重修。它青磚灰墻壁立在江水北岸,遠望過去,還可以看到炮樓、箭眼、碉臺。這梅城大壩給建德青山碧水的建德江種植了一道厚重的歷史文化風景線。

              船順流東行,古城墻漸漸隱沒而去,江面也不斷寬出去,而兩岸的山卻高起來。雨很疏很疏,也很細很細,可以忽略不計。云蘇在梳耙著山頂,縷縷絲絳繚來繞去的。很是依戀的樣子。這時,我莫明地想起:1280多年前唐代大詩人孟浩然來我們樂清,看望他同鄉好友時任縣尉的張子容。他中途路過建德江,寫有《宿建德江》,“野曠天低樹,江清月近人。”雖然我找不到這種感受,但孟夫子走的這段建德江水路,應該是我們重蹈的。但滄桑千年,意境全然不同了。

              船向左岸拐進一個山坳。這是江汊水道。這山坳口其實是胥溪與建德江交叉連接處。船靠上下方口岸一個很古舊的埠頭,下來一看,才知是“子胥野渡”。有一座舊亭子,叫“子胥亭”。亭前水灘頭還塑著子胥坐像。這里怎的與伍子胥扯上關系呢?對于伍子胥,一般人不會陌生這位歷史人物。春秋時期,他家遭滿門抄斬。他單獨從楚國逃來吳國,幾次為吳國立大功,成了大夫、軍事家,使吳兩破強楚。又率眾開挖邗溝開啟京杭大運河序幕,而北敗魯齊,成就吳王為諸侯一霸。同時他領銜營造姑蘇城。可謂功高蓋世。然而政治風云莫測。他后來竟被害而遭殘殺。五月初五,吳王夫差把他的尸首用鴟夷草裹著拋棄于錢塘江中。吳人哀憐他,為他在此江邊山上立祠,命為“胥山”。王充《論衡》中說:“子胥恚恨,驅水為濤,以溺殺。今時會稽丹徒大江錢塘浙江,皆子胥之廟,蓋欲慰其恨心,止其猛濤也。”王公說得似乎過分了一些。但江浙人民懷念這位名將的感情是永遠的。這方野渡,這座舊亭,就這樣在富春江邊與這位戰國時期赫赫有名的伍大將軍搭上了干系。

              在子胥野渡只停留十來分鐘,畫舫又起纜了。我們上船,不是向主江建德江的下游而行,而是向江的左岸的胥溪而行。這時江面雖狹窄了許多。有人說,這是“小三峽”。我曾去過長江“小三峽”,印象中有點像,但水之清,之純,之藍,是小三峽不可比擬的。老趙和老梁說真是“春來江水綠如藍”。我覺得胥溪水的確翡翠寶石。大家正在贊嘆這富春江之水色精華之際,船又靠上一個埠頭了。抬頭一看,眼前牌子寫著“葫蘆瀑布”。這時江面完全窄成溪口了。三方山勢高立,樹木蔥蘢。雨滴多數是從樹葉上滑落的,卻不完全是雨,而濕漉漉的樹枝樹葉上的水滴牽著霧滴,陪伴雨滴一起灑落,在逗逗我們。你打傘也可,不打傘也可,就隨你的意好了。跟在導游后邊順著這條溪邊右側山路,緩步上嶺。因為昨夜下了大雨,這時溪水隆隆,回響山谷,扎入碧潭,飛珠濺玉。說不震撼是很屈意的。山嶺不陡。卻是對我恐高的人的照顧。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前面要過澗,沒有溪橋,也沒有矴步,竟是在一節藍色的大水管背上拉一掛吊橋,兩側設護欄繩,最多只能兩人并行。這許是建德人給我們“游興”添的一點調味么。過了水管纜索橋,我們繼續向上緩行。山道開始有點陵峭了,而且石階也窄了,幾乎只能容一人行進。石階濕乎乎的,有點滑,幸好兩旁多有樹木枝杈,可以做抓手。年輕作曲家劉劍土在我的后邊,不時地幫襯著。又大約過了半個小時。頭前上方突然響起海浪撞擊礁石的轟鳴聲。一會兒,聲音如奔雷轟隆。再轉一道彎,一匹巨大的瀑布飛射而下。響聲十萬列缺霹靂。人的說話聲被徹底淹沒。水花四向亂芒飛濺,直射橫掠斜劈。我們急忙打傘,卻無濟于事。因為這時的潭上谷風也借著飛瀑的威風,迭迭撞撞,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滿地打滾。女生們則尖叫著,又喜喜地歡笑著,又伸手撩撩飛舞的水珠,又去踩踩潭浪拍岸咬痕,不顧被侵濕,只想逗著水珠們好玩。她們索性把花傘放在一旁,呼朋喚友,抓緊手拍。電子光不時跟著水珠飛舞。我環顧這番情景,應該是一出卓別林“雨中情”所不能比擬的天然的“瀑布情”。導游嘗試著想對這個瀑布介紹,都因瀑布聲太烈,瀑布情太激,瀑布舞太飄,瀑布風太大,而作罷。要想通過瀑布潭石壩,繼續前進必須要快速沖過一束“水龍”。有幾位同伴被澆得淋淋落落的。我打的傘大一些,就與劉作曲家并肩,沖過去。但也被瀑水拍濕幾塊。不過心里卻美滋滋。過了潭壩,我加快了步伐,問導游這是葫蘆瀑吧。她說正是。我與作曲家議論這瀑布比我們雁蕩山大龍湫,個頭上矮了許多,大約占五分之二吧,它的背后進不去,水柱不能整體旋轉。不過它水勢也不遜色。更可貴的是它沒有一點摩崖刻石題詞,是一種太古原生態。也沒有帶什么社會附加值。這給了我們純粹的山水洗禮,心靈受到一次凈化。

              下嶺過溪的下游一條索板橋后,回到埠頭已近正午。在一家“葫蘆酒店”用餐后,我們又馬上上船,按原路到建德江,再向下游桐廬江而去。快至桐廬市區時,船向右岸(即南岸)一個簡易碼頭靠上去。我們的大巴早等在那里了。

              這已是下午三時了。導游說這次我們水路行程已結束了。在這里上車后很快就是富陽境內了,前面去的地方是富陽新發現的一個“深奧古村落”。

              大巴大約跑了四十分鐘,到了“深奧古村落”。過兩個大牌坊,就是申屠氏大宗祠堂。建筑氣勢恢宏,祠堂前是一方大水池,若有了三十畝光景。我們進去仰止了他們家訓家風語錄,也瞻仰了他們的始祖畫像。在祠堂大門右側,幾位女生圍著看一位老先生寫毛筆字。看他至少有耄耋以上了,一副清朝人裝束,頭戴簡便紅纓帽,身著綴花的皂色長袍,前擺還有繡鳳的方形圖紋。白胡須飄在胸前。個頭約1.73米左右。身板還非常硬朗。寫起字來一板一眼,重復寫著“家和萬事興”。雖算不上書法體例,但線條還很粗實。反映著這位長者的心身很健碩。我只盼顧了一下,便去追趕隊伍,但村巷小而錯綜復雜,在幾條巷弄里轉了一會,只在幾處當年國民黨一些要人的公館,與共產黨的一些名人的別業,匆匆看了一下,又匆匆去追趕隊伍。生怕自己在這個“深奧”中迷路。再轉了兩圈,又回到申屠氏的大池塘邊。我沿著它西南岸的長廊,向大祠堂門口而來。正巧,我們同團的女生小徐小余正在拍照。她們站在一方大石碑前,以池水和對面徽派民房為背景,手拍得滿意而準備離開時。那位老者匆匆而來,對著小徐:“儂,儂來我們合影一張。”小徐好像有點茫然。小余沒吭聲。我遠遠地呆看著。小徐稍遲疑一下,便站在石碑一角,老者站在另一角,一只手搭放碑的上沿。他似乎很高興對著小余說,“儂來拍儂來拍。”小余舉起手拍拍了兩下。他又過來看看是否拍下來。他看到拍下來了,很是高興。又馬上對小余打手勢,“儂也來合影。”小余也只得站原來小徐位置上,讓小徐拍了一下。老者更是興高采烈。連連說謝謝。他撣撣長袍,站了一會,好像在想什么。而我本來可以早早離開,但我想等他叫我也合拍一下。我用樂清話對小徐小余說,我等他叫不叫我也與他合拍。估計不會叫我合影。等了好一會,他只是揮揮手:“我們一起吃餛飩去。我請客。”“不不”小徐小余連忙婉辭。老者的吳地白話很難聽懂。我湊近他才聽懂一些。我說:“老先生不用客氣了。她們年輕人怎好意思吃您的。”“不不,我今天高興啰。”“我們隊伍出門有紀律的。謝謝老先生好意。老先生今年高壽?”“哦,阿拉九十五了,阿拉叫申屠志良。”他的胡須一晃一晃的。“謝謝老先生。”我們回到大巴上。

              來深奧古村落,這一遇著實有意味。看起來深奧村就深奧在這里。鮐背之年壽者還這么富有活力的情愫。他這樣不著邊際地合拍,在我們看來沒有一點什么。手機又不在他那里。他圖個啥。就只站了一會,還隔著不少距離。我覺得這位老者有點好笑。然而,在他看來可能不這樣想。他可能只想有某個獲得感,只是片刻也行。他可能每天在他的宗祠前都這樣“君子好逑”,邀招路過的女生與他合拍一下,這可能是他生命力的一種夢想青春的放飛吧,或是富春江永不老的江水點播富陽人的一個太極表征態。

              時間不早了,天色漸暗了。大巴直奔富陽南郊毛竹山莊進晚餐。到了山莊,天大暗了。夜色里覺得這山莊很大,假山、草坪、土丘、曲徑、竹林、花圃,許多鳥兒在竹林間鳴叫,這使我勾起著名二胡演奏家宋飛演奏的《空山鳥語》來。情不自禁地哼起它的“引子”和第一段來。還掏手機對著林子錄音。

              去登旅館。大巴經過富陽大橋和市區時,我們所看到的,與桐廬的是一樣繁華美景。我和老趙都說富陽桐廬的城市規劃建設做得比我們的好。晚8時許,我們入住市區中心東方茂開元名都大酒店。這酒店與桐廬的是連鎖店吧,一樣的豪華氣派,也令我們相贊有加。

              與昨晚住桐廬酒店一樣,我如法炮制地翻閱富陽的一些史料。

              富陽的富春江又名富陽江,與錢塘江相連接,區域與西湖和蕭山相毗連。現在與西湖區并列是杭州市屬的一個區了。它一直受杭州影響很深。文化積淀豐厚。富陽公元225年而置縣,原名富春,至公元394年,為避簡文帝生母宣太后鄭阿春之諱,而改為富陽了。富陽歷史文化名人燦若繁星。只能數其最亮者。三國時的東吳大帝孫權在江南故里就在它的龍門鎮。中國最有名的草書并書法理論家唐代的孫過庭就出生在富陽。

              我國現代著名作家郁達夫先生,1896年就出生在富陽市滿州弄,是一位為抗日而殉難的烈士。他與周恩來、郭沫若交往較深,是新文學團體“創造社”的發起人之一。他與我們樂清有一份厚厚緣份。1934年9月他和友人來游雁蕩山,夜宿靈巖寺客房,寫了散文名篇《雁蕩山的秋月》,已影響幾代人。在文章中詳細寫下了大荊水漲,寫下了樂清灣北端島嶼,記下了展旗峰、天柱峰……大龍湫。更妙的是記錄他遇到靈巖的秋月夜景的奇異,與之心神活動。說“巖壁來得太高太陡,天只剩下了狹狹的一條縫……山谷奇突……。”說自己“不得不想但丁《神曲》,疑心已經跟了這位羅馬詩人入了別一個境界。”他在觀大龍湫瀑布時,說“這瀑布在江南當中真可以稱霸。”他更深刻地說,大龍湫瀑布旁許多題壁詩文以及《廣雁蕩山志》上記載的不少歌賦詠嘆此景,都“無一語能寫得這大龍湫的真景。但是身到此間,那里還看得起這些秀才的文章呢?至于畫畫,我想也不定不能把它全神傳寫出來,因為畫紙決沒有這么長,而濺珠也沒有這樣勻細。”這不是郁先生的“狂”,而是他對秋月夢境太一往情深,緊張跟著對大龍湫也一往情深。

              來富陽,不讀《富春山居圖》,等于沒來富春江。讀著這副名作,就想起大約六年前央視播報省博物館收藏的《剩山圖》運往臺灣,與臺北故宮博物館收藏的《無用師卷》合璧《富春山居圖》,在臺北展出,象征遂夢兩岸團圓。

              對于古代名畫,在我個人記憶中最深的,是三大山水名畫。東晉顧愷之《洛神賦圖》,其偉大的就是他以曹植《洛神賦》中主題情緒為元素藍本,描繪出一節節生動人物故事畫面,把人、神、洛河山水融合在一起,完成一個完美的傳奇神人愛情故事。《清明上河圖》是張擇端的偉大。他以他的神筆繪制了北宋當年京城汴梁及汴河兩岸集市繁榮和優美自然風光。把社會整體與以汴河為代表的中原區域自然環境結合在一起,把當年社會經濟人際與物華天寶狀貌完整地呈現在人們面前。

              而《富春山居圖》的偉大,不僅是逼真了富春江山水,更是黃公望公在顛沛流離后的一種生活追求。他以為富春江山水就是他的衣食父母。他深知沒有富春江就沒有他,就沒《富春山居圖》。所以,他晚年就定居在富陽東郊白鶴鄉廟山塢底筲箕峰下,筲箕泉邊。他83歲高齡,畫具皮囊,繪山描水,歷數年終成就這副曠世名畫。他心底桃源富春山,追求富春江,沒有半點社會人文的世俗氣味。純富春江自然。這是拒絕了一切無明沒有指向的偉大。

              令黃公萬萬沒有想到吧。在他身后660多年來,他的這副名作竟然與他的命運一樣多舛。被占被搶,綠林人等、高官達貴,甚至朝廷天子等都覬覦它。差點兒毀于火焚。至今仍兩半隔海相望。留給人幾多“一江春水東流去”的無可奈何。

              我們很想去富陽市區東郊黃公的隱居地敬仰這位為我們留下瑰寶的大師形象。然而,事前沒有安排路線,我們無不有些失望。

              三月十四

              與昨天一樣。今天8時許我們就上大巴。天空還在飄著細雨。偶爾疏疏朗朗滴嗒二三大點。這在輕輕告訴著江南梅訊。就在靠近江岸時,江風斜來,微雨飄忽,驀然讓我勾起“青箬笠,綠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的張志和面對西塞山前,鱖魚暢游桃花水的一派風光來。

              采風近尾聲了。今日上午只有龍門古鎮一站了。下午就回程了。

              大巴出了富陽市區,向西南直奔龍門古鎮。這鎮子之名,說是取自當年嚴子陵暢流龍門時留下名句:“此地山清水秀,勝似呂梁龍門”。更主要是,這鎮子竟然是一代帝王孫權的江南故里。二平方公里上有上千處古跡,1800年前的三國文化積淀,有8000多孫權后裔。這么一組文字和數據,以一個古鎮來說,實在使人震撼。在導航圖上,這鎮子西背靠龍門山,而發源于龍門山瀑布的龍門溪穿鎮而過,與剡溪相交,繞龍門全鎮匯入富春江。如此地形地貌堪為青龍大穴寶地。

              車子跑了近1個小時,在一個廣場上泊下。天空仍在吹著雨花朵,周邊丘山的臉額都蒙著云絲霧絳。氣息微涼。大家多打著傘。平坦上攤著薄薄的水皮。厚底鞋不須發愁,走起來反而清爽,因為薄水皮正好壓了囂塵。空氣清甜著,有點兒薄荷味。爽著你。環視廣場,這應該是孫氏大宗祠堂前的教場吧。門前矗著孫氏大旗。導游說這座古鎮有數百幢明清古宅院落,巷道交錯互通,宛若八卦迷宮。弄巷悠長,庭院幽靜。要走遍古鎮了解古鎮,至少要幾天時間。今天上午我們只有兩個小時,所以只能擇其要了。這樣,我們只好由導游所擇路線,從積善堂經義門、明哲堂、硯池。在硯池大家狠拍了不少照片。

              硯池很大,有數十畝之廣。其四周游廊和美人靠,又有軒榭。還間隔生長著幾多海棠杏桃一類花卉嘉木。美若蘇州拙政。池水靜靜明明,把周邊的徽派建筑倒映得亮亮清清,煞而有些勾人。女生們直呼撞進了“榮國府花園”里了。“池上楊柳弄春柔,春深鋪徑水平池,弄晴小雨霏霏。”手拍爭先恐后。我和老梁也走上池中一條棧堤,拍了幾拍。這時,看去周邊房頂上,富春江岸山巒戴著云帽,云蘇抹微,煙靄紛紛。山腰霧靄回風流雪。這一下子又勾起我對《洛神賦圖》的想象。這霧靄中有妃子在步踟躕吧。分明羅衣披璀,腰系約素,凌波微步,羅襪生塵,載云車而綿綿。我又拉來老趙,叫小宋對著這焦點替我們拍了兩張。

              這硯池其實是孫氏大宗祠堂前的一方水塘。我們隨導游到孫氏大宗和天子堂,拜謁了孫權塑像。瞻仰他當年割據東南一方,成就霸業的英雄事跡。導游說10點鐘大戲臺上有演出,大家務必去看看。大戲臺就在硯池西側。我們出了天子堂到了戲臺前的大廣場上等待。腳下的地面“塊石”隔距鋪輳的,間距里鋪草皮。雨天,水草在廣場上生動,讓人有進入草牧場的感覺。擴音器唱著勁歌。戲仍未出演。我們在轉悠。看見與戲臺正對面遠遠矗立著一座牌坊,木構的,牌樓橫額刻著“龍門”二字,很有書法味。我們的領隊說,“我們在這牌坊前集體合影吧。”“好哇。”數碼相機按完快門時,戲臺上鑼鼓急點兵了。一會兒有一男一女騎馬上臺。他們邊唱邊兜圈。兜了二三圈便進去了。我沒在意他們演的是什么課目。只看臺下就只有我們這班人馬,在這么大的廣場上,顯得寥寥無幾,空曠冷清。雨還在零零星星滴著,空氣雖鮮卻微冷著。這時,臺上又出現主持男,他的擴音很大,在極力反復講著一位書法家的名氣。這時我才注意到戲臺的右邊,有位中年人正在書寫什么。一會兒他隨著主持男話音著落,把自己這副作品展示出來。是“家和萬事興”。主持男又滔滔說“這樣一副書法如何如何珍貴,在廣州在長沙值好幾千,今天下雨大家辛苦在等待,書法家愿意優惠到一千給大家。”臺下沒有人響應,我們也開始走動離開,主持男馬上說“八百”,又說“五百”,再又說“三百”。老趙是懂書法的,他輕輕對我說這是江湖街坊寫寫春聯的生意人。觀眾中我們兩人是最后離場的,身后喇叭還說:“喂,諸位客官,二百元成交吧。”聽著這聲音和淋落這霏霏小雨,又想想這位書者與他的演者搭檔,心里有一種說不出的味道。他們這種求生方式,怎的如此慘淡。我想把這副書法買來,但我的口袋卻是阮囊。而我們不買,他們就空空如也。我好像在自言自語。老趙說,我們沒有成為他們的買主,而天下人很多,今天沒有買主,明天就會有的。說也對。我祈望他們今天很快就有買主。明天更有買主。可是,我又覺得這個場景怎么竟然出現在這樣的文化豐厚且燦爛的龍門古鎮,及美麗的富春江呢?我說了這個想法。老趙說,“老王啊,天下哪有什么都完美的。你太唯美了。蘇老先生很早就告訴我們月有陰晴圓缺。”

              雨什么時候停下。我們踏著小磚路面,帶濕濘濘,優游在窄窄的巷道。經春及堂、余蔭堂、思源堂到了工部。

              工部的幾條弄堂充滿老街鄉情。兩邊店鋪都是我兒時走過的大荊芙蓉街坊的那樣。平淡淳樸。小買賣。土布鞋襪,小秤藤椅,竹籃小罐,小壇家釀,松糕豆腐一類。店主沒有喇叭聲嘶力竭。女店主則靜靜坐在竹椅上鉤著香袋,或裝搭一些電器電子產品中的小配件。盡顯閑適。對我們的路過,只是舉兩下期待的目光,像似在“守株待兔”。

              過了居易堂,我們到石橋頭“溪畔人家”的一家農家樂進午餐。

              正午12時半,我們上大巴。駕駛員汪師傅對省內道路很熟悉。回來走中線,自富陽經諸暨而東陽再仙居而永嘉至家了。

              從富春江回來已過去半個多月了,我不想對她說什么陶醉,但總是揮之不去,拂之又來。幾度提筆,又捉摸不著,準備放棄,卻是“落月搖情滿江樹”。于是,打開采風團大家都留著的微信存折,數點著,一鼓作氣,竟奔上萬言大關,把我們的富春江三日重新采寫出來。

              作者系浙江省寫作學會、鄭州市小小說學會、溫州市作協會會員,樂清市黨校原副校長。


              ?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
              鼎鼎彩票 www.68568g.com | www.6789wh.com | www.88goc.com | 11163366.com | a14666.com | www.34563.com | www.371l.cc | 500000597.com | www.7830r.com | www.959595.org | aa7742.com | www.yh6979.com | www.550021m.com | zhcpss.com | www.jh839.com | www.48330y.com | 00048j.com | www.sjs06.com | www.906777.com | 33318s.com | www.nnn9702.com | www.87500.com | shen6600.com | www.3171110.com | www.621316.com | 496zz.com | www.889029.com | www.821260.com | y2490.com | www.999c31.com | www.308680.com | 69990a.com | www.9737tt.com | www.612110.com | 2190z.com | www.8473c.com | www.401285.com | 3089m.com | www.9737jj.me | 89892.com | 6176007.com | www.33678ii.com | 29522dd.com | www.v65999.com | www.88266k.com | 4488aa.com | www.hga55500.com | 34512.com | www.3459n.com | www.2632s.com | y73888.com | www.1429g7.com | 3522tt.cc | www.feilipu3.com | www.669268.com | 2455j.com | www.6889779.com | vip0778.com | www.sj52488.com | www.974088.com | 2455h.com | www.w98478.com | 57bet.cc | www.97060g.com | www.175901.com | www.8124b.com | www.080wy.com | 3009e.com | www.37377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