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trd1f"></address>

          <address id="trd1f"></address>
          <sub id="trd1f"></sub>
          <address id="trd1f"></address>
            <form id="trd1f"></form>

            <thead id="trd1f"></thead>
              歡迎訪問浙江雜文界網站首頁,中國作家協會、全國雜文學會聯誼會組委會推介。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主頁 > 名家風采 >
              楊東標

              發布來源:admin ??時間:2014年05月26日

              楊東標,浙江寧海人。中國作協第六屆全委委員,浙江省作協副主席,寧波市作協名譽主席。寧波市文聯原黨組書記。
              著有長篇傳記文學《柔石二十章》,散文集《天地行走》、《說戲與戲說》、《看企鵝回家》、《一線文緣》、《走向海洋》等多部,其中《柔石二十章》獲省“五個一工程”獎,省作協優秀文學作品獎;其戲劇作品結集《楊東標劇作選》,《好母親》、《王陽明》分別獲第二屆、第六屆全國戲劇文學金獎;參與改編的《梁祝》獲文化部文華大獎;《浪子奇緣》獲全國優秀劇本獎。本人獲“浙江省當代作家50杰”、“寧波市突出貢獻知識分子”稱號。

              代表文章

              王陽明在臺灣

              陽明山在臺北市的北側,距市區僅十七公里。驅車前往,用不了多少時間。早年,此山茅草萋萋,人跡罕到,故有“草山”之名;一位政治人物對此名甚諱,遂改名為“陽明山”。如今已辟為頗有規模的陽明公園,被稱為臺北的后花園。
              我隨《王陽明》劇組來到臺灣時,正是元宵時節,兩岸的燈火一樣絢爛。只是家鄉的天氣還有點寒,冬雨夾雪。陡然間暖了起來,淺草細雨中,臺北的花事已經很盛了。山櫻花、杜鵑花、三角梅,還有紅楠碧桃,花團錦簇,十分招眼。再過三天,“陽明山花季”就要開幕,說是要交通管制,憑票而入,到時游人如織,是另一番光景。我們趕上一個空檔,也算一件幸事。
              眼前,有一座黧黑的銅像。正是王陽明。我們便這樣不期而遇。
              老先生長袍素冠,瘦骨嶙峋,手中執一根細細的拐杖,全是一介布衣。倒是神合了他的晚年形貌。再看他的臉呢,顴骨高突,兩頰消削,好像沒有一絲肌肉;而目光卻十分平和,仿佛有一絲悲憫的光。同行的便都說塑得好,不似有的雕塑做得過于豐腴,不知讓他吃了什么高營養的。
              王陽明的一生那有什么營養可言。他飽受磨難,出生入死,疾病纏身。一副羸弱的軀體,支撐著社稷托付給他的重擔,以及在苦難中磨煉出來的堪稱高深宏闊的思想。他還帶兵打仗,從廣西凱旋而歸,行至江西南安府大庾縣時,連坐轎的力氣也沒有了,只好改走水路,乘船到了青龍鋪,已精疲力竭,奄奄一息。身邊的學子問他還有什么話要說,他說:“吾心光明,亦復何言?”說罷閉目辭世。從此這八個字便響遏云天,成了后人懷想他的一道耀眼的光環。
              我很想在銅像前獻一束花。然而周邊沒有花店。再想呢,不獻也無妨。滿山的花朵都簇擁在他的身邊。不正是我們此刻的心緒嗎?再說,家鄉那么多的人都來看他了,他會感到欣慰的。
              當然,他不會想到,五百年后,家鄉的劇團,編排了一出戲,劇名就是先生的大名。說的和唱的是余姚的鄉音,叫姚劇,來到臺灣演出。他的思想光華照著大地時,這個叫姚劇的劇種還沒有出生。
              這便是我們到臺北的第一組鏡頭。
              在臺北一個現代設施還不錯的劇場里演出時,正好有雨。紛紛灑灑,像粉末似的。劇場門口排起了長長的隊伍。悄無聲息。市民的文明素質讓我們有些感觸。雨點滴下來,滴在他們的身上。有的打了傘,有的沒有打傘。為的是看一臺叫《王陽明》的地方戲。他們對姚劇一定是陌生的,他們能接受嗎?我的內心未免有點忐忑。但是他們對王陽明,卻心儀已久。在臺灣,你一不小心,就會碰到老先生。陽明小學,陽明中學,陽明大學,陽明研究會,陽明路,陽明公園……,同行的余姚臺辦曉霞告訴我,在臺灣的小學課本里,就有王陽明的篇目,王陽明真是無處不在。
              臺灣的觀眾真會看戲,場子里的靜,真是一種讓人難以形容的靜,靜得可怕,靜得屏住了呼吸,仿佛要把角色的每一句話都吃進肚子里似的。有字幕。繁體字的。聽不懂的擔心也成了多余。鑼鼓響起來了,鏗鏗鏘鏘。姚劇是一種由民間小調演繹過來的草根藝術,很少用打擊樂,表現王陽明激越的內心世界卻不能不用打擊樂。每一記鑼鼓點都敲在觀眾的心里。這時候,舞臺上的戲演到了王陽明為清白無辜的婁妃厚葬的情景。壽建立進入了角色的最佳狀態,唱腔、念白、神態,都是忘我的。他從心底迸出一聲吶喊:人是要講真話的!——頓時,劇場里爆發了雷鳴似的掌聲。經久不息。我坐在劇場的一個角落里,側過臉,看著我旁邊一位我并不熟悉的觀眾,一位梳著短發的中年女士,可以清晰地看到她的眼眶里沁出一行淚水。她顧不上擦去,只是使勁地鼓掌,唯恐別人聽不到似的。我便忍不住地問了她:你是臺北的?她說,不,她是從花蓮聞名趕來的,坐了三個小時的火車,專程來看這出戲,想不到是這樣的好看,讓人動情。
              身處此時此景,我就會發一點無端的聯想:是劇團的成功演出感動了觀眾?還是先賢王陽明的品格震撼了他們?抑或兩者有之?再往深里想,這樣一個歷史人物為什么在他逝去已近五百年的今天,依然有著感人的魅力?為什么海峽兩岸的人們都愿意接受他的思想和學說?他的四句名言:“無善無惡是心之體,有善有惡是意之動;知善知惡是良知,為善去惡是格物。”——歷經時光的沖洗,依然有其獨特的光芒?
              我不能不想到,這里有恒久的精神,普世的價值。
              戲散場時,說有人要見我。我在臺灣既沒有熟人,更沒有朋友,會是誰呢?見面時,是一位分明有幾分熟悉的老人。卻記不起來。我是楊蓁,他說。隨手遞過一張名片。啊是楊先生,恍然憶了起來。他是臺北一個書畫學會的會長。2004年我曾帶隊來臺灣舉辦一個書畫展,他是接待人;翌年,他又來寧波回訪,我們有過兩次相聚,我竟然會忘!我為自己的健忘而愧疚。他說,他帶他的夫人來看戲,來看王陽明,在節目單上看到了我編劇的名字,便打聽我,是不是就是與他們進行過書畫交流的那個我?竟是真的。他是分外喜悅的。在那個特殊的場合,我們高興地緊緊握著手。他說,戲真是編得好,演得好。現今臺灣的信仰那樣混亂,王陽明真是教人做人的道理。末了,他一定要請我吃一次飯,我婉謝了。因為我們明天就要赴臺中演出。
              在臺灣短短的十二天里,演出了五場戲。劇組的全體人員一直處在興奮和感動之中。而最后一場在新北市的告別演出,則成了此行的高潮。劇終謝幕時,觀眾在場子里不肯散去。兩地的文化局長進行了互贈禮品的簡要儀式。鮮花一束又一束地捧來,攝光燈一次又一次地閃亮。此時,一位聞名于臺灣也為我們所熟悉的風云人物登臺。她是國民黨的要員,余姚人,出于對家鄉的感情,一連看了兩場演出。此刻,她手執話筒,面對觀眾,顯然是激動了,一口純正而流暢的普通話令我們佩服:
              “觀眾朋友你們說,演出精采不精采?”
              “精采!”臺下歡呼。
              “要不要再鼓掌?”
              掌聲又迭起。
              “人是要講真話的!”她一字一句地學著劇中王陽明的臺詞,“甜酸苦辣可釀酒,坎坷磨難悟人生。人要講良知,知行合一。王陽明的精神值得我們學習。可惜,晚上官員來得少了一點,這個戲當官的人應該多看看,教你做官,教你做人。”
              歲月陡增,世事滄桑,我已經不似年輕時那樣容易激動了,然而此刻,——我與導演俞克平也被邀到了舞臺上謝幕,與演員一起站在強烈的聚光燈下,卻抑制不住心中熱血的賁張。文化竟是具有這等特殊的力量呀。兩岸人民同根同脈,怎么能分得開?誠如一位觀眾所言:王陽明是我們共同的呀。
              共同的王陽明!我不禁熱淚盈眶。
              我的眼前又浮現起陽明山上那尊銅像。那個羸弱的軀體以及悲憫的目光。其實,豈止在臺灣呢,在日本,在東南亞,在世界有華人的地方,王陽明都在被人們傳頌著。他的普世意義,他的圣人光輝,是不朽的,隨著時間的推移,彌顯其彰。

              云山蒼蒼
              余姚文化界的幾位領導朋友邀我去看嚴子陵釣臺,我欣然前往。他們約我寫嚴子陵的劇本,這一課是一定要補的。
              嚴子陵是余姚人,而他晚年則隱居在富春江畔。于是,余姚與桐廬便結上了緣。一個是他的出生地,一個是他的終老地。他的一生行蹤涉及大江南北,而這兩地的足跡,卻是最重要的,嵌在歷史的深處。
              坐游艇飛駛在富春江上,心緒如浪花飛濺。兩岸青山隱隱,一江春水悠悠。只是江水已經不及先前。年輕的時候,我也曾坐船走過富春江,那時的江水真是澄碧,如古人寫的那樣:“晚山兩岸靜乃古,一江秋水清且深。”是可以清沏見底的那種水,幽幽的蕩人心魄。而現在,江水雖然猶綠,卻很難說清碧了。現代物質文明的推進,總以損耗自然生態為代價,讓人遺憾。
              至七里瀧,游艇靠岸,赫然入目的是石壁上“嚴子陵釣臺,天下第一觀”十個大字。小篆跡近鐘鼎,蒼古遒勁,極見功力。落款署名為老梅。老梅者何?讀了旁側小石碑,方知老梅即梅舒適,日本書法家,又名稻田文一。當年他是日中友好書法代表團的團長,今已杳然西歸。日本人的書法功夫,讓我驚嘆;中華文化的滲透力,更讓我感觸萬分。
              岸上有諸多景致,古坊、亭閣、洞門、井泉,還有著名的嚴子陵祠,而最吸引我的當是綿延數百米的碑園長廊了。一幅一幅讀來,不禁嘆為觀止。這些詩文作者都是誰啊,隨意記下幾個名字:謝靈運、李白、白居易、范仲淹、王安石、蘇東坡、陸游、湯顯祖、康有為、郭沫若、郁達夫、巴金……讓人目不睱接,他們都是中國歷史文化星空上的耀眼星星;而書法作者又是誰呢,啟功、沈鵬、張大千、劉海粟、葉淺予、賴少其、王學仲、沙孟海、錢君匋、劉開渠、尹瘦石、馮其庸、周而復,全是國家級大藝術家!不光如此,還有東南亞各國藝術家的力作。正草隸篆,洋洋灑灑,共一百余幅,簡直就是一座詩書合璧的大觀園!你若喜歡讀碑,細細辨認體味,如飲瓊漿,怕是三天五天也是讀不夠的。
              從古到今,嚴子陵為什么會吸引這么多人的目光?他的人格魅力究竟何在?
              讀“二十四史”中的《后漢書·逸民列傳》,有一篇嚴子陵的傳記。傳記極為簡約,只有392個字。大約記敘了這么三件事:其一,嚴子陵與劉秀曾經是同學,劉秀身經百戰打下江山后,做了皇帝,即東漢開國明君光武帝。劉秀四處查訪,欲請嚴子陵出山,嚴則隱身不見,披羊裘釣于澤中。劉秀終于找到他,再三禮聘,請至京城。
              其二,官居極品的大司徒侯霸與嚴子陵也是同學,分手后曾為篡政者王莽做過事,聞嚴到來,心情自然復雜,遣手下人送去書札,嚴子陵回了他十四個字:“懷仁輔義天下悅,阿諛順旨要領絕。”弄得他啼笑皆非,彼此間一場不快。
              其三,劉秀將嚴子陵請入宮中,兩人酒逢知已,論故懷舊,十分契合,共臥于床,想來定是醉后狂態,嚴竟將雙足架于劉秀身上,引出軒然大波,大史官奏曰,此乃“客星犯帝座”。雖然劉秀一笑置之,嚴還是不肯做官,歸隱富春江釣魚去了。
              于是,嚴子陵便成了中國歷代知識分子的人格標桿。
              于是,便有了歷久彌新的富春江上的釣臺。
              便有了后人的許多詩話。新中國成立前夕,柳亞子意欲歸隱,寫詩給毛澤東,詩曰“安得南征馳捷報,分湖便是子陵灘。”而毛澤東則在酬和詩中說:“莫道昆明池水淺,觀魚勝過富春江。”
               要想把這位歷史人物歷史故事寫成戲劇推上當今舞臺,困難之處大概不光是事件的單薄,單薄當然也是一種缺失,總是可以去豐滿。最困擾于我的一個問題是這位嚴先生的精神,當今意義是什么?籠統地說,淡泊名利,不慕富貴是抽象的,朦朧的;歷代文人所頌揚的知識分子的獨立人格,也離不開時代與社會。那么,嚴子陵隱匿林泉,垂釣江邊,是告訴人們逃避現實,抵制擔當?還是追求人格的自立與尊嚴?是積極的,還是消極的?
              我們不能不面臨這樣的拷問。
              穿過碑廊,山道隱入清幽的山林,石級忽然陡峻起來。我們開始努力攀登。一級又一級的石階仿佛如云梯,如棧道,如艱難之考題,懸掛眼前。讓你竭盡全力,艱苦登臨。
              終于到了東釣臺。視野豁然開朗。俯山仰水,聽日視風,真此意境也。群山起伏,層層疊疊;富春江浩浩蕩蕩從上游奔流而下。嚴子陵竟然選擇了這樣一個地方!令人倏然想起北宋名臣范仲淹為嚴子陵寫的千古名句:“云山蒼蒼,江水泱泱,先生之風,山高水長。”它與范公《岳陽樓記》中的“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同樣千古傳誦。
              山巔有亭,巨石懸空,不敢憑臨。釣臺距江面約60米,遙想當年,嚴老先生不知是如何釣魚的?放長線釣大魚乎?后人的說法就多了。一說是嚴先生釣魚是不用釣線與釣鉤的,一根竹竿,裝裝樣子而已,這便是道家的最高境界了;又一說是,2000年前的江面不是這樣的,滄海桑田,地殼升沉,當年杭州還是汪洋一片。但不管怎么說,嚴先生坐在這里釣魚一定是明月清風,悠然其樂的。
              夕陽即將西下,仲冬的風竟一點也不寒。一行數人,且行且議,有嚴先生作伴,亦是一種樂趣。
              當今社會太浮躁了,物欲橫流,五光十色,那里有利益就往那里擠。閱讀嚴子陵不啻是服一帖清涼劑。熱愛天地,熱愛自然,在這風光如畫的富春江釣魚有什么不好?應該允許各人有不同的選擇,因為這是人道的,人性的。生活就是五花八門各種形態的。千軍萬馬都去擠獨木橋,橋能受得了?再往深里想,認識自己是人類社會每個人的終身命題。適合自己才是最好的。每個人都有權利追求自己的人生價值。嚴子陵也許可以當官,也許他不適合當官。他狂傲,他話鋒如劍,做他的上級和下級都將是痛苦的。嚴子陵會不會清醒地認識到這點?史料沒有記載。我們是否可以對這個歷史人物有新的解讀新的銓釋?應該是可以的,只是要看你演繹得是否高明是否精彩是否入情入理了。
              江水滔滔東去,釣臺依然屹立。兩千年了,人們還在說著嚴子陵。嚴子陵是不朽的。下山的時候,步子輕松多了,也是石階,一級又一級,雖然窄,卻可以接通心靈。


              在歸云洞里聽讀書聲
               
               
                  選擇一處僻靜的山洞讀書,與野花鳥雀同樂,是古代文人的一大創造。南宋時,少年葉夢鼎選擇了家鄉的歸云洞,晨起暮寢,寒來暑往,靜心讀書。后來他中了釋褐狀元,做了南宋王朝右丞相,便沾了一點歸云洞的靈氣。
                  歸云洞在寧海蓋蒼山下,一個叫小丹山的南麓。
                  一個初秋的日子,我與著名詩人方牧先生及一批年輕的文友,走了一段登山步道,來到了歸云洞。
              果然是個好地方。洞在山腰深處,四周綠樹掩映。走進洞里,濕漉漉的,只覺涼氣森森。此處常年云霧繚繞,故有歸云洞之名。一個“歸”字,便讓云霧有了靈性有了家的溫暖。古代文人總是把富有詩意的名字賦予那些秀山靈水。自從葉夢鼎來此讀書后,洞的名氣大了起來,信道信佛者亦在此筑庵,曰歸云洞庵,香火供奉,為的是借一點葉丞相的光。至今仍有廢墟殘跡。
              站在洞口的巨石上,滿目蔥綠。山勢陡峭,巖壁如削,兩支瀑布,如白練懸掛著,飄飄灑灑,激起水聲嘩嘩。沒想到在這深山冷岙里還藏著這么好的景致。
              少年的葉夢鼎發現了它。他在靈峰寺讀了三年書之后,走遍了東倉的山山水水,又開始在此繼續苦讀。
              葉夢鼎的讀書是出了名的,他的前半生都用在讀書上了。他清心靜氣地讀書,讀歷史上那些經典儒學,讀那些以我等庸輩看來永遠讀不完的書。
              明月清風,泉聲潺潺。葉夢鼎時而低吟,時而高朗,心中的求知欲望一定如飛瀑般激起。
              站在洞口,我分明聽到了這天籟一般聲音。風聲,泉聲,讀書聲,在天地山水間共鳴,如此美妙而和諧。
              文人總喜歡浪漫色彩,喜歡詩情畫意。可是且慢,我的思緒忽然發生了一點變化。倘若換了你自己身臨其境去試試如何?經年累月,孤身只影,數篋書囊,黃卷青燈,你是在享受還是在熬煎?
              現實畢竟是嚴酷的。蝸居在這偏僻的山野里,生活條件極其困苦,吃什么?自然是從山下家中——離此十幾里路程的澗下,帶些柴米油鹽或者是干糧來。日復一日,餐又一餐,粗茶淡飯,味同嚼蠟,安有美味可言?晚間,蝙蝠在洞中飛竄,野獸在山間呼嗥,讓你的睡夢也會平添幾分驚愕。那時候葉夢鼎還只十六七歲。然而,他堅心如鐵,秉志苦讀。他圖的就是這份清靜,他要的就是這番艱苦。若沒有一股非凡的精神——古代文人那種苦煉心志的精神,如何能堅持得下去?如何有他后半生立于朝綱孤忠抗奸的業跡?那是真讀書。真讀書人。現代人會相形見絀,自愧莫如的。也許你會笑他傻,笑他癡。
              他真是讀傻了自己。一天,夢鼎讀書讀到半夜,忽覺腹中饑餓,一想,竟忘了吃晚飯,連忙起身做飯,爐膛里的火種卻熄滅了。怎么辦呢?沒有火種是做不成飯的,他只好打著燈籠到山下岙里王去討火種。敲開一戶人家的門,說明來意,對方嘩然大笑,你手中的燈籠蠟燭不是火嗎?夢鼎恍然大悟,連聲苦笑:“早知燈是火,飯熟已多時!”這句自嘲的詩便流傳到今天。其讀書廢寢忘食專注入迷竟到了如此程度!——這則美談軼事,我是讀了葉柱先生的大作《葉夢鼎傳》才得知的,我曾為葉柱先生這部傳記寫過一篇序。
                  是的,我也曾在序言中寫到,葉夢鼎把人生的半輩子用來讀書了,從現代的視角來看,我們也許可以把人生的精力分配的更合理一些。然而,面對古人的這種精神,以及滿肚子的學問,我們后人能說什么呢?我們難道還能自以為聰明嗎?
                  站在洞口,一位年輕的文友告訴我:當今社會,人們看紙質文字,眼睛停留在紙面上,已經不會超過三十秒了。我的心一陣緊縮。羞恥耶?悲哀耶?我無言以對。歷史走到今天,竟會出現如此兩種極端。極端總是偏面的,讀書也好,不讀書也好,然而,你能說,不讀書的極端比讀書的極端更好更有價值更令人敬仰嗎?
                  愰惚間想起了一首詞,是葉氏后裔寫的,詞的題名叫《念奴嬌·歸云洞丞相讀書處》,詞曰:
              蓋蒼東去,小丹山,有一歸云洞穴。霧障云迷,人道是:夢鼎讀書負笈。日月精華,山川靈秀,兩瀑洞前泄。乾坤正氣,毓成一代人杰。當年夜半書聲,不知燈是火,無論雨雪。釋褐狀元,右丞相,誓與大奸決裂。國破家亡,令人最痛是:永嘉哭別。孤忠亮節,千古汗青評說。
                  短短一首詞,把葉夢鼎的讀書精神和人生氣節都概括了。我想,應該把它鐫刻在洞壁上最好,讓后來者細細品味這歸云洞究竟妙在何處。
              洞口的風涼絲絲地吹著我們的衣衫,吹得我們心身一爽。77歲依然顯得年輕的方牧先生拉著我的手,連聲贊嘆:好地方,好地方,不枉此游!他也是一個崇尚讀書的人,他也一定聽到葉丞相的讀書聲了。我們不禁感慨,自古至今,多少有志之士奮發讀書,才使中華民族的文化綿延不絕!天地是一卷讀不完的大書,風聲雨聲都是書聲,國事家事都是心聲,葉老先生當年的苦心孤詣是可以與我們相接的。
                  回來的路上,我們去葉夢鼎的老家看了歸錦橋,拱形壘石,青藤纏繞,很有一點古意;又去拜謁了夢鼎先生的墳墓,萋萋野草,寂寂墓域,我和方牧先生雙手合十,躬身三拜,他說,難得難得,拜一拜這位老先生。





              ?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
              鼎鼎彩票 7920.com | www.hb858.com | 88992007.com | 22556t.com | www.609sunbet.com | www.9928n.com | gyhose.com | 4066gg.com | www.12136t.com | www.273215.com | BY30832.com | www.0869a.com | www.912183.com | amhg055.com | www.dzcp2222.com | www.533292.com | yun111.com | www.un3355.com | www.984704.com | 2546a.com | www.81866z.com | www.7240k.com | 8520.com | www.4938y.com | www.26163n.com | df8ff.com | www.912006.com | www.3479n.com | 3482c.com | www.734069.com | www.hc2388.com | ole7o.cn | www.353303.com | www.839991.com | 3844w.com | www.212323.com | www.611036.com | feicai0759.com | www.32031m.com | 55984q.com | www.2598567.com | www.yfa3.com | xx38648.com | www.55526k.com | www.763826.com | 8290t.com | www.00772u.com | 28758w.com | www.365815v.com | www.3552x.com | 44222007.com | www.3116r.com | 33009193.com | www.09569m.com | www.50989k.com | 78110077.com | www.797077.com | www.397477.com | 702279.com | www.yz7704.com | 7003s.com | www.js80088.com | www.621312.com | 68963000.com | www.188666.com | c1915.com | www.3116c.com | 820vv.com | www.358988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