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trd1f"></address>

          <address id="trd1f"></address>
          <sub id="trd1f"></sub>
          <address id="trd1f"></address>
            <form id="trd1f"></form>

            <thead id="trd1f"></thead>
              歡迎訪問浙江雜文界網站首頁,中國作家協會、全國雜文學會聯誼會組委會推介。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分類導航
              您的位置:主頁 > 電子雜志 > 樂清灣 > 樂清灣2013第一期 > 小說 >
              劉文起小小說二則
              ■劉文起

               
              陽光如水
              小時候我常到村口路寮里玩。
              路寮是我們村里最熱鬧的地方。
              冬天,老人們都到路寮里曬太陽。路寮里有一圈木椅子,老人們半靠著木椅子,暖洋洋的太陽光水一樣漫過他們身子和頭臉。他們瞇著眼睛,滿足地呼吸著暖烘烘的空氣。他們的身邊都放著一杯茶和一碟炒南瓜籽。這是住在路寮里的老人奉送的。茶是廉價的粗茶頭煎的,南瓜是老人種的。他每年收集的南瓜籽,夠村里的老人們吃一個冬天。
              我走到老人住房的窗口說:爺爺,給我一碟南瓜籽。
              老人用手在籮筐里抓一把南瓜籽放碟里,連同一碗茶遞給我,又摸了摸我的頭,說:小子哎,好好地玩吧!
              路寮里的老人其實都比燒水的老人老,他們的頭發都是半白和全白了。大多的老人衣著已不鮮亮,有的甚至穿得很邋遢。身子雖被太陽光撫慰著,但不少人卻還是鼻涕拉搨的。許多人弱不禁風,有的拄著拐杖來,有的被家人攙著來。不管腿腳靈便的,還是拄著拐杖被家人攙扶來的,都因了一碗茶水的溫暖和一碟南瓜籽的香甜,更有溫暖香甜的冬天的太陽光吸引著,不約而同地聚集到路寮里來,開始著他們有滋有味的每一天。
              可是,他們的話題卻并不都是很輕松的。因為他們之中每天都會少來個把人,有的還因老了或病了來不了了。盡管這里的老人們行動都不大利索,眼晴也已花了,但他們都很注重老友的行蹤。今天誰不來曬太陽,大家就會牽掛。有些人就反復地念叨:人老了,誰也不知哪天就永遠來不了呢?就有人建議:派人去看看這沒來的人。這派人去看看的事就自然地落在我的身上。我飛快地跑到那沒來的老人家中去問訊。結果當然有三種:一種是死了,一種是病了,一種是走親戚了。我就飛快地跑回來報告消息。結果若是第一種的,那就是最倒霉的事。全場便肅然,然后有擤鼻涕擦眼淚的聲音。這一天,大家的情緒就再也提不起來了。若是第二種,全場也是肅然。然后大家猜測:是什么病?治療的進展怎樣?最后的結局如何等等。若是第三種,空氣頓時就輕松。有人羨慕他年輕,腿腳利索想走就走的;有人罵他雀躍、骨頭輕,老了老了還騷狐貍般到處竄門的……等等。接下來的話題就多頭了。從北京的兩會,說到美國的股市;從城市里的房價,說到鄉下的年成……那形景,鬧哄哄地如同開了鍋。
              太陽光就在大家的鬧哄哄中漸漸地暗淡,然后消失。如同倒在地上的水,一會兒還亮閃閃地在地上汪著,一會兒就杳無蹤跡地被地上的泥沙洇走了。
              我常到村口的路寮里玩。
              冬天的太陽出來的時候,我走到老人住房的窗口,說:爺爺,給我一碟南瓜籽。
              老人用手在籮筐里抓一把南瓜籽放碟里,連同一碗茶遞給我,沒有說話。老人開始話少了。
              我拿了瓜籽碟和茶碗在木椅上坐下,聽老人們念叨。
              這回他們沒叫我去打探消息,他們說的是一個昨天被家人攙扶著來、而今天卻沒來的人。這人姓李,是村里的能人。干活,是好把式;做人,是太平燈。村里誰有個頭痛冷熱,老李隨叫隨到。挑痧啊拔罐啊,搞得你啊喲啊喲直叫舒服。可是老李歲數大了,干活不利索了,怎么的就一下子閃了腰。這腰又長久好不了,就是讓家人扶著走路也還不利索,來了幾天就沒來了。
              大家就說,老李總是病得很重了吧,要不,他是不會不來的。他舍不了和這幫老兄弟們講古說今的,也舍不了這路寮里的大碗茶、南瓜籽和這水一樣暖洋洋的的太陽光的。
              可是,就如這天一樣,路寮里的老人還是慢慢地少了下去。今天少了老李,明天少了老張。就像箸籠里的箸,你拔我拔,一天天地箸籠里的箸也就拔少了下去。
              太陽再出來的時候,我再走到老人住房的窗口。這一回我沒向老人要南瓜籽,我只是問老人:爺爺,你在這里住多久了?
              老人說:我也不知多久了。我只看著老人一個個走了,又看著老人一個個地來了。我看著這太陽光呢,如水一樣,一會兒還亮閃閃地在地上汪著,一會兒就杳無蹤跡地被地上的泥沙洇走了。
              冬天的太陽出來的時候,我又走到老人住房的窗口,說:爺爺,給我一碟南瓜籽。
              沒人回答。
              路寮里依然有許多老人,他們磕著南瓜籽,喝著大碗茶,依然說古論今,誰也不注意我在說什么。
              路竂里多了一部電視機,電視機里常播放著穿越劇。
              我又對著老人住房的窗口說:爺爺,給我一碟南瓜籽。
              一個孩子來到窗前,對我說:爺爺,你要南瓜籽嗎?
              就用手在籮筐里抓了一把南瓜籽放碟里,連同一碗茶遞給我。
              我愣了一愣,用手摸了摸孩子的頭,說:小子哎,好好地玩吧!
               
              爺爺的村莊
               
              爺爺的村莊還是原來的村莊。村口還有路,路邊還有河,河邊還有樹,樹下還有雞在啄食、狗在追逐。
              爺爺的村莊已不是原來的村莊了。村口的路不是泥路了,是水泥路。臟水也不是沿路流了,而是進入了陰溝。可陰溝的窖井蓋上卻倒滿了面條渣、面包渣和菜葉菜幫子。路邊河里也還有水,可那水比陰溝里的水還臟,人們已不能在河里游泳和洗衣裳了。
              原來的舊院落還在,但舊院落的對面已蓋起許多三層五層的新樓房。新摟房都空著,住的都是爺爺那樣的老人。村里的中年人、青年人都走了,不是到外地做生意,就是到鎮上辦廠。年輕人當然還有很多,他們都住在舊院落里。他們雖然天天生活在村莊里,卻說的都是外地話。他們是外地來這里打工的。他們有的租種村里的田地,有的在街上擺攤賣菜、賣雜貨,有的在鎮上的工廠里打工。他們來得多了,院子里的房子不夠住,爺爺他們就把天井和空曠地都搭成簡易房出租。
              他們住的院子里或簡易房里往往亂七八糟,但墻上總貼滿影星或歌星的照片。有的桌上還放著電腦或音響。有時候,他們呆在桌前上網QQ;有時候,他們把音樂放得震天響。他們盡管在路邊拉尿、在門外洗澡,但晚上去包廂k歌,穿得都很清水。或西裝或笳克,有時還打領帶。
              傍晚的時候,村道的水泥路上非常熱鬧。他們都出來。有的蹲在路邊,頭埋在海碗里撈面。有的一手拿著飯碗,一手拿箸扒飯。那菜就在米飯上,往往是汪著辣椒醬的青菜或肉。有小孩光著屁股在街上奔跑,大人們用天南地北的腔調叫喊。他們都是來打工的,故此大多是年輕人。中老年的也有,那是來為年輕人帶孩子的。他們來了后把各地的年節習慣都帶來了,他們什么節都過。元宵節、端午節、中秋節、重陽節、七巧節等等,什么節就有什么樣子地過。他們殺雞宰鵝,大塊吃肉,大碗喝酒,喊三吆五,往往吵鬧至深夜。倒是本地人除了春節,平時都不吵鬧。住的都是爺爺那樣的人,要鬧也鬧不起來。因此,聽到他們鬧,爺爺總會在被窩里罵。
              被爺爺罵的還有他們的風俗。比如他們大吃大喝、常去包廂k歌,爺爺就罵他們不會當家過日子:這錢恁難賺,卻花得像流水?比如他們軋朋友,一天換一個妖精樣的女子,一來就摟摟抱抱,或關門睡覺,這豈不成了畜牲?還有那些五、六十歲的男子,抱了個二三歲的男孩子,都以為是孫子,一問卻是兒子!原來他生了三、四個女兒了,還再要一個兒子。五、六十歲了還生兒子,成何體統?也有年紀輕的看似抱著兒子,一問卻是孫子。他兒子還只十五、六歲。和女孩子七搭八搭的,怎么就搭出個孫子來了?
              爺爺雖看不慣他們,但只在背地里罵,當面不好說什么。錢是人家自己的,兒女也是人家自己的,你管得著嗎?村莊里外地人已大大多過本地人了。本地人又大多是老人,外地人卻大多是年輕人,你搞得過人家嗎?再說,他們不來,這些舊院落能租得來錢嗎?還有這田地、這工廠里活,誰干?
              讓爺爺罵不出口的,還有外地人的熱情。他們每次從老家回來,總會帶點熏肉、血腸或泡菜、辣醬給爺爺。作為回報,爺爺為他們看房子。有陌生人經過,不準他們亂開門戶;天要下雨,幫他們收進曬在外面的衣物;他們的孩子亂跑,幫著叫一叫領一領……就這樣,主客們相敬如賓。碰面微笑點頭,有年紀大的,還拉住說半日的話。各自有燒好吃的,互相間端一碗過來。而他們拿手的水煮魚、尖椒魚頭、鴛鴦火鍋,還有電腦、音響,很吸引了本地的年輕人。每當村里的年輕人從外地讀書或經商回來,自己家新蓋的樓房里卻留不住他,總往外地人狹小的臭哄哄的舊院落或簡易房里鉆。漸漸地,外地人開始住進本地人空著的新摟房里了。這些住進新摟房的外地人,不是本地人的朋友,就是親戚。
              今年年初,爺爺打電話給我,說要進城與我們一起住。我問為什么?爺爺說:村里的房子不需他看守了。我三叔的兒子,娶了江西房客的女兒;我四叔的女兒,嫁給了四川房客的兒子。他們都搬到新樓房里住了。
              我問:村莊還是老樣子嗎?
              爺爺說:村莊還是原來的村莊,村口還有路,路邊還有河,河邊還有樹,樹下還有雞在啄食、狗在追逐。可人卻不是原來的人了,他們說的話,我們全都聽不懂。
              爺爺說完,還嘆了一口氣。
              鼎鼎彩票 www.59505e.com | 500000990.com | www.5556358.com | www.o63568.com | df8o.com | zhcp53.com | www.hk8688.com | www.hj8987.com | 9646k.com | www.577177b.com | www.flff8.com | 896288.com | www.358955.com | www.088wy.com | 5504j.com | www.358vns.com | www.801876.com | 30019dd.com | www.b01885.com | www.33598b.com | zhibet188.com | www.105353.com | www.911373.com | bjytdbj.net | www.40818b.com | www.71399g.com | 7570k1.com | www.055888.com | www.606255.com | 62222l.com | www.2021j.com | 131y.net | www.pj550000.com | www.737798.com | 61652q.com | www.345188.com | www.774255.com | 747720.com | www.xj7009.com | 3078i.com | www.330099p.com | www.ya909.com | 4288b.com | www.b35ii.com | P35u.com | www.365815v.com | www.3552x.com | 7893w51.com | www.3983119.com | 84494455.com | www.32126y.net | www.wcp6698.com | jx2900.com | www.hbao5.com | 888Crown.com | www.9996nn.com | www.fcff6.com | xl590.com | www.3435k.com | www.22062a.com | hhh40033.com | www.7334d.com | 4js345.com | www.4126n.cc | www.646377.com | tengbo105.com | www.99788s.com | 4036777.com | www.u2894.com |